Neptune啊淼

文手,日常挺尸,没什么软用

【关于如何正确放置及保养您的まふまふ】

今日沙雕#

产品全称:宝可梦大师哨子精点兔狂魔兼唱见まふまふ天使大人

高度:178cm

宽度:未知

质量:未知

生产日期:1991.10.18

生产地:日本

保质期:视保养情况而定

保存条件:请将产品放置在安静温暖的环境下(最好是家里),条件允许请适当添加【吉他】【杯面】【鸟】【そらる】等配套设施,有利于提高产品存活率。注意:严禁将产品暴露在人群中!严禁将产品暴露在人群中!严禁将产品暴露在人群中(90%可能引发大型惨案)!另外,请不要将本品与猫毛接触。

投喂须知:本品对杯面罐头及一系列垃圾食品有强烈好感,投喂可增加爽度与心情值,但请注意,不要让本品过多地与它们接触,70%会引起不必要的健康问题,建议投喂频率保持在一周三次一下。

帮助:
1. 为什么我的まふまふ质量过轻?
答:①您投喂了过多的垃圾食品,导致您的まふまふ健康情况堪忧,请立刻带他去医院就诊并督促他好好吃饭吃药。②请检查一下您的まふまふ是否有趁您不注意换发色过多的情况,极端条件下这种行为可能导致产品毛发脱落的状况,若情况属实请制止他频繁染发的行为,强行给他带上假发并且告诉他黑发特别好看。

2. 为什么我的まふまふ质量过重?
答:正常,不必干涉,不必实行督促他户外锻炼这种无用的行为。

3、为什么我的まふまふ出现失眠现象?
答:工作过度、紧张或兴奋。推荐一种适用于任何情况下的处理方法:捕捉【urata】【sakatan】【天月】其中一个前来陪同まふまふ聊天。(请注意人员限制,避免促成youtobe新视频的诞生)。不要选择【luz】,容易加重まふまふ的失眠症状;不要选择【kiyo】,他可能在看球赛,不方便被打扰;不要选择【soraru】,他已经睡了。

4. 为什么我的まふまふ突然开始转圈蹦跳伸手并且做出一些类似跳大神的奇怪动作?
答:正常,他在跳舞。

5. 为什么我的まふまふ经常和一只晴天娃娃自言自语?是不是精神出问题了?
答:不是。mafuteru是有灵智的守护神,可以与まふまふ通过电波交流。

6. 那mafuteru是否会威胁到我的地位?
答:不会。

售价:3元,遗失不补。

――――――――――――――
最后:已订,大家散了吧。⊙ω⊙
        蛤蛤蛤













【双玄】如斯(三)

三. 世事洞明皆学问

    明仪等他说完,目光微微一闪,然后不为所动道:

“大人,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师长宜不以为然。他本想和对师青玄一样把明仪打发了事,谁知眼前这个小朋友明显不讲道理,端的是油盐不进的架势。加上师长宜碍于身份情面,他只好耐着性子道:

  “令尊将要入席,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大可以等到晚宴之后再说。明公子这般懂事,也应当遵守各府的规矩――你看这样如何,我先派人通知令尊一声,若是真有什么急事,再出发也不迟。”

    明仪立刻道:“不用。”

   师长宜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

   远处正在与人推杯换盏的明辜此时也发现了明仪,远远地朝这里看过来。明仪和他父亲眼光交会瞬间,仿佛被泼了一头冷水,突然清醒地意识到“我是在干什么”,于是他果断地转身就走。师长宜一愣,下意识道:“哎,明公子……”

    明仪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席上观望的明辜,低下声气道:“多有打扰,晚辈知错。”

    师长宜盯着他:“明公子,是不是青玄让你来的?”

     明仪猛地抬起头,他周身处在师长宜的阴影之下,显得十分的渺小,随即轻轻摇了摇头。

     然而这片刻的迟疑到底出卖了某位袖手旁观的仁兄,师长宜对两人尤其是自家儿子多有了解,闻言立刻看穿了一切,勃然大怒道:“师青玄你个浑小子……”

   顾及有客人在,师长宜勉强克制住自己的怒火,微微压低了声音问明仪:“他人呢?”

   明仪刚想尽职尽责地表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九曲十八弯的屋廊后面突然慢腾腾地挪出一个身影,一步三顿地往这里慢慢蹭……正是主谋熊孩子师青玄。

    师长宜怒道:“滚过来!”

    师青玄心虚地低头不敢看他。

     “你这……”
  
        谁知师长宜的长篇大论才发表了一个开头,旁边随行的官员聚集起来,立刻开始嘻嘻哈哈地帮忙解围了:“哎世兄世兄,小孩子嘛……”
   
    “世兄还要主持大局呢,不必为些玩闹之事置气……”
  
     师长宜恨铁不成钢道:“我三番五次警告……”

   “哎,少说少说!”

     话音没落,就被一众不明真相的观众们众星捧月般地走了,走时还不忘拿手点了点呆若木鸡的师青玄,一脸“老子秋后再算账”。

    这么简单了事,师青玄一时还真有点反应不过来,而旁边明仪可能因为与师长宜不大熟悉,并不是非常怕他,一直镇定地朝四周张望。等师长宜一走,他立刻拽起师青玄的往相反的方向走去,经过了侍卫守着的地方,他停下来说:“还有没有办法可以出去?”

  师青玄:“???”

   明仪很冷静地看着他:“没有了吗,你肯定平常不只靠这样跑出去。”

  师青玄顿时觉得自己游说得成功过头了:“不是吧,你,你还惦记着哪?明兄我说你今天怎么地……有点……皮??”

   “……嗯,”明仪想了想,几番欲言又止地开口了,“我只是觉得,你……算了,总之,能不能出去的事,你先想想。”

   说完,他一本正经地盯着师青玄,不过不知为什么,师青玄总觉得,那眼光不太像要溜出去玩耍的期待。

   他先是被明仪眉头紧缩的模样吓了一跳,而后想了一想,嘴角突然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他道:“有啊,明兄你跟我来。”

   明仪快步跟上他,边走边道:“你只要想个混进去的办法,我有你们家的通关令,可以出去。”
 
   师青玄脚步一顿:“啊?”

   明仪解释道:“我父亲的――我也不知道他为何会有这种东西,不过考虑到万一有用,就偷拿出来了。”

“……”

     师青玄无话,敢情他是料事如神吗?

    “可是,明大人他……”师青玄刚想发问,看眼前到达了目的地,于是顿了顿,推门轻车熟路地找到东西,停下来说,“这就是了。”

    “……”

    “……”

    这次轮到明仪无话可说了。

    沉默了良久,师青玄还是善良地打破了足有一道墙厚的尴尬,他轻咳了两声,装作不以为然的样子道:“哎明兄,你不要这么紧张,穿一下就好了嘛,不会被发现的。”

   明仪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怕是要昏厥当场了,他勉强挪开视线,艰难地开口道:“这是个什么……”

   “明兄你要是觉得太显眼,我那还有向侍婢姐姐要的衣服,装作是买东西的家仆,绝对看不出什么,”师青玄认认真真地推销着,“怎么样,明兄你看这行吗?”

   “……不可能。”
 
     明仪冷漠地说完,转脸就走。

    然而半个时辰之后,师府多出了两个莫名其妙的女家奴。

   十四五岁的少年,本来就没怎么见长,个头跟普通的女孩子差不多,再加上两人脸蛋生得天独厚,配上师青玄不知从哪学来的精妙的“手艺”,居然……居然真有那么点能以假乱真的意思。

   明仪看着身上色泽诡异的桃红色长裙,已从原来的百般抗拒变为眼不见心不烦再变为漠不关心。

  相比较什么颜色的女装而言,他还是比较理智地关心起“能不能出去这个问题”。

  旁边师青玄倒是十分欣然接受的样子,甚至还有点如鱼得水――这让明仪十分地怀疑他不是第一次干这种破事了。

   他无视了师青玄憋笑的眼神,独自严肃认真道:“既然如此,一会儿不要露馅。”

   师青玄连连点头。

   一柱香未到,他俩就整理好衣容,以上街买果为由,轻轻松松地混到了一伙厨娘的队伍中。


――――――――――――――――
女装大佬啊哈哈哈哈
舒服


   

   
  

关于各路神仙大佬的祭拜指南(脑冻)

深夜发疯的产物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

鬼王祭拜基本礼仪:

1. 身体健康,高血压、低血糖、心脏病、孕妇等慎人。
2. 心愿避免涉及“怂”“瞎”“万箭穿心”“青灯夜游”及其谐音。

3. 因为最终解释权在于鬼王,所以不要轻易烧纸谢怜。
4. 鬼王喜欢吃冰清玉洁丸。

5. 但不等于他喜欢吃你(画重点)做的冰清玉洁丸。严禁投喂,后果自负。

6. 鬼王不缺钱,如果有钱没处花,请与权一真同学结伴左转黑水庙。

7. 不要求鬼王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8. 鬼王是隐藏的女装大佬(详情请见第十二章“红衣鬼火烧文武庙”),对风师不感兴趣。

9. 擅自询问鬼王的通灵口令,可能会被打。

10. 理财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太子祭拜基本礼仪:

1. 休想试图调戏(超凶)。

2. 同隔壁鬼王庙。

3. 友情提醒前方青鬼庙,慎人。

青鬼祭拜(???)基本礼仪:

头顶青灯  脚踩花城
君吾他爹  狗日谢怜



黑水大佬祭拜礼仪:

1. 需要钱,需要粮,来者不拒,欢迎投喂。
   师青玄?才不要。

2. ……要的。

3. 没穿过什么女装。

4. 也没有特地修好风师扇然后成天带在身边。

5. 分出百十来个分身是工作需要………不是你们想的那种理由。

6. 卖了小金人就有钱了。(笑)

――――――――――――――――
偏心得很明显了(深爱我家戚容容)
满脑子双玄(姨母笑)
不知所言

【双玄】如斯(二)

二. 夜深忽梦少年事

“恭喜大人,贺喜大人,大人您真是平步青云,扶摇直上啊!”

“哎,岂止大人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这师公子也真乃人中龙凤!”

  “果真?哈哈,今日可要一开眼界!”

  “过奖过奖,承蒙几位大人光临,快请进来!”

    不及日暮,师府已经早早地张灯结彩起来,昨日吏部尚书师长宜加封安国公,在京城早已传遍,偏巧这日又是师府小公子师青玄的十四岁生辰,于是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员们自不消说,就连帝君也默许了师大人的大张旗鼓,还道素来欣赏师公子,说不定会在那日亲自驾临。
  
   那师长宜本身爱出风头,听闻消息,便早命人布置好厅堂游廊,处处光华逸彩,又嘱咐师青玄不准乱溜达,老实在府里待着。这天果真是门庭若市,宾主你来我往,婢妾彩衣飘飘地穿迎,一派富贵风流气象。

   师长宜正带着师青玄到处拱手,饶是师青玄素来喜爱热闹,也被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应酬给弄烦了,他顶着一张笑僵的五官,转头瞪他的父亲,不想还没等这波抗议传到师长宜眼中,就忽的听见身后一声拖腔拉调的“师大人”,于是师大人果断忽略了亲儿子,转头变了一副笑脸迎上去。

    只听那人道:“师大人果真好福气,看了日后还得多多仰仗您啊。”

   是兵部侍郎明辜。

   师长宜道:“哪里哪里,明大人客气了!你我兄弟二人,有什么仰仗不仰仗的!”

   来人又笑:“哟!师小公子!果然一日不见当刮目相看,几年下来竟连我也快认不出来了。明仪,你长眼瞧瞧人家!师大人见笑,我这孽子整日不务正业,怕是不及师公子那一星半点啊!”

   明辜与师长宜同年进士,一路下来官也做的七不离八,再深究起来还能算上半个世交,然而到了师长宜这一代,二家关系却并不很好。又凑巧明家的公子明仪与青玄是同年,前后师从了一家,很有点“不是冤家不聚头”的意思,所以不但没有和解,反多了点诡异的针锋相对出来。
 
   师长宜看到来人脸色就沉了三分,而后又看见满身不情愿地跟在明辜身后的明仪,心情不言而喻。做家长的都有几分“比娃”之心,任谁都看的出是师青玄不及明仪,这老家伙还领着儿子到自己这里看笑话,好一番的“大言不惭”。师长宜自觉自家师公子也只有在瞎闹腾这方面略胜一筹,于是大手一挥让他赶紧滚蛋,少在这里给自己添堵。
 
   师青玄如愿以偿地滚开了,顺便捎上一个完全脱离状态的明仪。


   “……坐,明兄。”师青玄推开自己书房的门,不见外地与明仪开口道。话说回来,比起前脚跟贴后脚尖的师府正堂,也就这里算得上一块难道的清净之地了。

    明仪朝屋内瞅了一眼,仿佛确定没有吃人的妖怪之后,才慢慢悠悠地走进去坐了下来。

   他年纪与师青玄相仿,或许是因为穿了件带家纹的黑家服,他看上去要比师青玄成熟一点。相比师明家的两位大人,坊间更津津乐道的要数这两个小公子。师青玄少年天才,性格爽朗,未至弱冠便颇几分有风流林下之气来。而明仪为明大人的独子,左右都无手足兄弟,也不大热爱广交朋友,可人家文采韬略不输师青玄,小小年纪就当得起别人赞声“沉着”,且自动忽略掉他眉宇间挥之不去的冷淡与矜傲之色来。
 
  所以常将他们放在一起比较的闲人们也不无道理,比较来比较去,得出的结论总是,他们将成为彼此父辈一样的死敌,不共戴天。

  而此类两位“死敌”同处一室,不仅没有尴尬,其中一个还大剌剌地勾住另一个的肩膀,厚着脸皮道:“明兄,今天可是我生辰。”

   明仪简短地“嗯”了一声,面无表情,没有接话的意思。

    于是师青玄把手一摊,自顾自地替他接上了话:“所以呢?”

    明仪终于象征性地皱了一下眉头,目光顺着他的手打量上去,半晌都一动不动,仿佛面前坐的不是人类而是本高深莫测的《道德经》一样。师青玄简直要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跟着老爹看门累还是这么要尬不尬地举着手累了,自觉在明仪诡异而且嫌弃的目光拷问下,终于耗尽了所有的脸皮,讪讪地准备放下手。谁知这时眼前突然一花,一个东西从身侧飞过来,师青玄下意识地接在手里。

“送你的。”明仪淡淡地说。

   师青玄举起来对着窗子一看,是个剔透的墨玉镯子,没有花纹,倒真是明家的路数。师青玄想也没想到明仪真会随手送个这个给自己,连忙烫手山芋似的丢还回去,连声道:“不不不不明兄你搞错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明仪接过飞回来的镯子,面朝他皱着眉道。

      师青玄好不容易提回来一口气,瞅了瞅附近无人,才笑容奸诈地凑近明仪,道:“我说,明兄,你平常老闷在明府,是不是不大有工夫出来逛?”

    “你要我和你溜出去?”明仪听懂了,随即低头整理了一下衣襟,好像在掩饰嘴角的冷笑,“你想的倒美。”

    师青玄自动把“我和你一起出去想的美”和“溜出去想的美”做了个等效替代,闻言立刻神采飞扬起来,眉毛眼睛都要一同飞出窗外,道:“呔,那还不简单!你去跟我爹说,说――管他呢,随便编个什么理由,反正你是客,他怎么还不放你出去了呢!”

  果然师青玄是早有准备,一心拉他下水。

  明仪感觉有点牙疼,但他到底是个孩子,又确实如师青玄所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虽说不是个姑娘,但也是不大能够上街走动的。此刻听了师青玄一番挑唆,心里居然也生出一份小小的期待来,他踌躇了片刻,把镯子在手上攥了一攥,又丢给了师青玄,然后拉开门一言不发地走出去。

   “哎,你等等!”师青玄没想到游说如此成功,他莫名其妙地看了看手上多出来的镯子,再看浑身上下写着“懒得拿”的明仪,不管三七二十一往手上一套,忙不迭追了出去。

  师青玄后脚赶到的时候,明仪大概已经和师长宜说了“我需要出去”类似的话了。师长宜正在和颜悦色地劝说他。

  “……明公子,今日人多眼杂,出入非得搜查安全不成,你瞧我现在也忙的很,公子这时出去也相当麻烦,不如在敝府再坐一阵?”

 

   






  

 
   
  

  
   

【双玄】如斯(一)

非天官神仙设定
少年时期回忆杀较长
仍然有家仇国恨慎入,微虐,HE
师无渡戏份较少
三毒瘤君吾老父亲友情客串
我爱双玄,吹爆双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