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枣药丸

文手,日常挺尸,没什么软用

【薛晓】心尘(一)

#中篇正剧向慎入

#开头设定在洋洋和宋道长干架之后

#ooc我的
――――――――――――――――――――――――――

    义城一整年也少有几天放晴的日子,今日太阳竟然格外的好起来,过往阴森森的小巷子里面也挤满了买卖摊子,人来人往,妇女抱着小孩出来晒被子,老人们围成一桌打麻将。

    晓星辰挤在人潮里向义庄那边走,顺路买了几颗青菜,几捧炒栗子,油汪汪地躺在菜篮子里香气扑鼻,一直拎着走到义庄门口,晓星辰习惯性地摸了摸腰间,心中暗叫声糟糕,糖袋几乎已经见底了。谁知道那两个小家伙又乘他不注意偷偷摸摸地拿了多少,尤其是那个负伤的,断腿还没养好,就随随便便地下地走路了,半点都不知道爱护自己。几时忘记给他带糖了,起初只是耍嘴皮子抱怨两句,后来竟愈加得寸进尺……长此以往,晓星辰从起初的犹豫不决无可奈何到现在的无感并且当机立断,他摇摇头,返回到刚刚走过的那条街上。

     已经晌午了,一个老农妇在摊前收拾着蔫趴趴的剩菜,晓星辰走过去,道:“请问老人家,附近可有卖糖的商户?”

     那农妇狐疑地打量了他几眼,多半看他是瞎子,打扮还与这里人格格不入,于是犹豫道:“小地方怕是没有这种东西……这起码得走到镇上。”

   晓星辰心知天色不早,叹了口气,道:“多谢。”随即转身往义庄的方向走去。

     晓星辰推开门,只见阿箐一个人坐在屋内,不知在捣鼓着什么东西,不见薛洋的影子。听到门口吱呀一声响,阿箐浑身一激灵,看清眼前的人是道长之后,她才扁扁嘴道:“吓死我了,还以为是哪个坏家伙回来了。”

     晓星辰笑道:“你有什么鬼东西,藏着掖着不肯他看到?”

     阿箐气鼓鼓道:“才不是呢。”

     晓星辰在阿箐旁边坐下,放了菜篮子,让腿脚歇息了一阵,笑道:“那你可知道,他又跑上哪儿去了?”

  阿箐似乎朝门口望了一眼,这才道:“上哪儿去?还不是干什么坏事去了,一副偷鸡摸狗的模样……”

  话音未落,只听门再次被推开了,少年一身皂色,落满了泥巴和灰尘,一头发丝乱蓬蓬的,有的翘起,有的则被胡乱压在绷带之下,面色甜蜜却又阴鸷得骇人,虎牙浅浅地露着,有如示威时蠢蠢欲动的刀光。乍看其外表,的确有些符合“偷鸡摸狗”的描述,少年听闻后半句笑嘻嘻地走进来,瞥了一眼阿箐,咧开嘴角,道:“呦,又在说我,小瞎子,我劝你最好少些叫唤,没准哪天我手一哆嗦,保不了你不会缺点什么东西,到时候一张嘴,多难看啊。”虽说是插科打诨的语调,然而目光却狠戾,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阿箐也不理他,自顾自缠着晓星辰,道:

   “听听看道长,他整天就知道这么吓唬我,可怕人了……”

      晓星辰自然是看不见薛洋是什么表一副情了,只当他是少年心性口无顾忌罢,于是摆摆手,出言和解道:“不要吵了,阿箐帮忙生点火吧,时间已经不早了。”

     薛洋幸灾乐祸般笑道:“听到没有,道长让你生火去呢。”

     阿箐气得一戳竹竿,一梗脖子,有意和薛洋怄气似的,朝晓星辰道:“道长给我糖,我就去。”

     “抱歉……已经没有了。”晓星辰摊了摊手,一脸无奈道,只听那边薛洋懒洋洋地喊了声:“我有啊,你要不要?”,接着“嗖”的一声,一粒东西飞了过去,直直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一响。

      阿箐听闻晓星辰的回答,本来是很失望坐下了,被薛洋这么一招惹,顿时又气恼起来,刷地跳起来叫道:“臭家伙!就知道欺负人,就知道白吃白喝!你……你这个人,早晚不得好死!”

    薛洋哈哈一笑,也摊摊手,无辜道:“没办法,我受伤了,还没好呢,道长说不能随便乱动的。”

    不等晓星辰表示什么,薛洋就自己接上话头:“我忘记了,阿箐,想起来你也是个伤号呢,怎么样啊,好点了没有?”

    终于来了。

    这最后一句,状似关切,却令人很难不联想到大型动物猎食后缓慢舔舐着嘴角残留的血迹的样子,阿箐虽背对着他,心下也是一慌,强压住双手的颤抖,故作不满地跳起来叫道:“你得意什么呀,还不是那个道长给的药,现在想让我来谢你,没门儿!”

     晓星辰闻言偏了偏头,动作一僵。那薛洋仿佛也意识到方才的语气有些过分凶狠了,于是微微敛起眼中的凶光,道:“谁让你来谢我了,别忘了还有两个大活人在这儿呢,你不得好,道长可是专门杀走尸的,到时候你……”

     阿箐双手又是一颤,她使劲咬咬牙,为了掩饰颤抖连忙一甩头,恶狠狠地冲薛洋道:“你少吓唬人了!!我早就好了,不信你问道长!”

    眼见他们又要吵起来,并且又把自己拉入了这趟浑水,晓星辰也不恼,原本打算习惯性地不介入,任他们闹腾一会儿就好了,可这次他无法忽视,心下一紧,沉声道:“阿箐……现在走尸防不胜防,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两个千万要小心,这次是阿箐运气好,下次也许就不一定了……万不能有下次。”

     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晓星辰仍然有些后怕,他想也没想到这个看不见却行动如风的小姑娘会给走尸咬上一口。薛洋听罢晓星辰的话,随便地呵呵一笑,然而火炉那边,回应他的只有沉默。

     并不是差点变成走尸的事使她心有余悸而说不出话来,真正令她双手颤抖不止,以至于难以向往常一样镇定自若地表演的,是另一件事。

     还有它的主人公,薛洋。

――――――――――――――――――――
回忆杀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