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ptune啊淼

文手,日常挺尸,没什么软用

【双玄】如斯(二)

二. 夜深忽梦少年事

“恭喜大人,贺喜大人,大人您真是平步青云,扶摇直上啊!”

“哎,岂止大人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这师公子也真乃人中龙凤!”

  “果真?哈哈,今日可要一开眼界!”

  “过奖过奖,承蒙几位大人光临,快请进来!”

    不及日暮,师府已经早早地张灯结彩起来,昨日吏部尚书师长宜加封安国公,在京城早已传遍,偏巧这日又是师府小公子师青玄的十四岁生辰,于是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员们自不消说,就连帝君也默许了师大人的大张旗鼓,还道素来欣赏师公子,说不定会在那日亲自驾临。
  
   那师长宜本身爱出风头,听闻消息,便早命人布置好厅堂游廊,处处光华逸彩,又嘱咐师青玄不准乱溜达,老实在府里待着。这天果真是门庭若市,宾主你来我往,婢妾彩衣飘飘地穿迎,一派富贵风流气象。

   师长宜正带着师青玄到处拱手,饶是师青玄素来喜爱热闹,也被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应酬给弄烦了,他顶着一张笑僵的五官,转头瞪他的父亲,不想还没等这波抗议传到师长宜眼中,就忽的听见身后一声拖腔拉调的“师大人”,于是师大人果断忽略了亲儿子,转头变了一副笑脸迎上去。

    只听那人道:“师大人果真好福气,看了日后还得多多仰仗您啊。”

   是兵部侍郎明辜。

   师长宜道:“哪里哪里,明大人客气了!你我兄弟二人,有什么仰仗不仰仗的!”

   来人又笑:“哟!师小公子!果然一日不见当刮目相看,几年下来竟连我也快认不出来了。明仪,你长眼瞧瞧人家!师大人见笑,我这孽子整日不务正业,怕是不及师公子那一星半点啊!”

   明辜与师长宜同年进士,一路下来官也做的七不离八,再深究起来还能算上半个世交,然而到了师长宜这一代,二家关系却并不很好。又凑巧明家的公子明仪与青玄是同年,前后师从了一家,很有点“不是冤家不聚头”的意思,所以不但没有和解,反多了点诡异的针锋相对出来。
 
   师长宜看到来人脸色就沉了三分,而后又看见满身不情愿地跟在明辜身后的明仪,心情不言而喻。做家长的都有几分“比娃”之心,任谁都看的出是师青玄不及明仪,这老家伙还领着儿子到自己这里看笑话,好一番的“大言不惭”。师长宜自觉自家师公子也只有在瞎闹腾这方面略胜一筹,于是大手一挥让他赶紧滚蛋,少在这里给自己添堵。
 
   师青玄如愿以偿地滚开了,顺便捎上一个完全脱离状态的明仪。


   “……坐,明兄。”师青玄推开自己书房的门,不见外地与明仪开口道。话说回来,比起前脚跟贴后脚尖的师府正堂,也就这里算得上一块难道的清净之地了。

    明仪朝屋内瞅了一眼,仿佛确定没有吃人的妖怪之后,才慢慢悠悠地走进去坐了下来。

   他年纪与师青玄相仿,或许是因为穿了件带家纹的黑家服,他看上去要比师青玄成熟一点。相比师明家的两位大人,坊间更津津乐道的要数这两个小公子。师青玄少年天才,性格爽朗,未至弱冠便颇几分有风流林下之气来。而明仪为明大人的独子,左右都无手足兄弟,也不大热爱广交朋友,可人家文采韬略不输师青玄,小小年纪就当得起别人赞声“沉着”,且自动忽略掉他眉宇间挥之不去的冷淡与矜傲之色来。
 
  所以常将他们放在一起比较的闲人们也不无道理,比较来比较去,得出的结论总是,他们将成为彼此父辈一样的死敌,不共戴天。

  而此类两位“死敌”同处一室,不仅没有尴尬,其中一个还大剌剌地勾住另一个的肩膀,厚着脸皮道:“明兄,今天可是我生辰。”

   明仪简短地“嗯”了一声,面无表情,没有接话的意思。

    于是师青玄把手一摊,自顾自地替他接上了话:“所以呢?”

    明仪终于象征性地皱了一下眉头,目光顺着他的手打量上去,半晌都一动不动,仿佛面前坐的不是人类而是本高深莫测的《道德经》一样。师青玄简直要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跟着老爹看门累还是这么要尬不尬地举着手累了,自觉在明仪诡异而且嫌弃的目光拷问下,终于耗尽了所有的脸皮,讪讪地准备放下手。谁知这时眼前突然一花,一个东西从身侧飞过来,师青玄下意识地接在手里。

“送你的。”明仪淡淡地说。

   师青玄举起来对着窗子一看,是个剔透的墨玉镯子,没有花纹,倒真是明家的路数。师青玄想也没想到明仪真会随手送个这个给自己,连忙烫手山芋似的丢还回去,连声道:“不不不不明兄你搞错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明仪接过飞回来的镯子,面朝他皱着眉道。

      师青玄好不容易提回来一口气,瞅了瞅附近无人,才笑容奸诈地凑近明仪,道:“我说,明兄,你平常老闷在明府,是不是不大有工夫出来逛?”

    “你要我和你溜出去?”明仪听懂了,随即低头整理了一下衣襟,好像在掩饰嘴角的冷笑,“你想的倒美。”

    师青玄自动把“我和你一起出去想的美”和“溜出去想的美”做了个等效替代,闻言立刻神采飞扬起来,眉毛眼睛都要一同飞出窗外,道:“呔,那还不简单!你去跟我爹说,说――管他呢,随便编个什么理由,反正你是客,他怎么还不放你出去了呢!”

  果然师青玄是早有准备,一心拉他下水。

  明仪感觉有点牙疼,但他到底是个孩子,又确实如师青玄所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虽说不是个姑娘,但也是不大能够上街走动的。此刻听了师青玄一番挑唆,心里居然也生出一份小小的期待来,他踌躇了片刻,把镯子在手上攥了一攥,又丢给了师青玄,然后拉开门一言不发地走出去。

   “哎,你等等!”师青玄没想到游说如此成功,他莫名其妙地看了看手上多出来的镯子,再看浑身上下写着“懒得拿”的明仪,不管三七二十一往手上一套,忙不迭追了出去。

  师青玄后脚赶到的时候,明仪大概已经和师长宜说了“我需要出去”类似的话了。师长宜正在和颜悦色地劝说他。

  “……明公子,今日人多眼杂,出入非得搜查安全不成,你瞧我现在也忙的很,公子这时出去也相当麻烦,不如在敝府再坐一阵?”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