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ptune啊淼

文手,日常挺尸,没什么软用

【双玄】如斯(三)

三. 世事洞明皆学问

    明仪等他说完,目光微微一闪,然后不为所动道:

“大人,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师长宜不以为然。他本想和对师青玄一样把明仪打发了事,谁知眼前这个小朋友明显不讲道理,端的是油盐不进的架势。加上师长宜碍于身份情面,他只好耐着性子道:

  “令尊将要入席,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大可以等到晚宴之后再说。明公子这般懂事,也应当遵守各府的规矩――你看这样如何,我先派人通知令尊一声,若是真有什么急事,再出发也不迟。”

    明仪立刻道:“不用。”

   师长宜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

   远处正在与人推杯换盏的明辜此时也发现了明仪,远远地朝这里看过来。明仪和他父亲眼光交会瞬间,仿佛被泼了一头冷水,突然清醒地意识到“我是在干什么”,于是他果断地转身就走。师长宜一愣,下意识道:“哎,明公子……”

    明仪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席上观望的明辜,低下声气道:“多有打扰,晚辈知错。”

    师长宜盯着他:“明公子,是不是青玄让你来的?”

     明仪猛地抬起头,他周身处在师长宜的阴影之下,显得十分的渺小,随即轻轻摇了摇头。

     然而这片刻的迟疑到底出卖了某位袖手旁观的仁兄,师长宜对两人尤其是自家儿子多有了解,闻言立刻看穿了一切,勃然大怒道:“师青玄你个浑小子……”

   顾及有客人在,师长宜勉强克制住自己的怒火,微微压低了声音问明仪:“他人呢?”

   明仪刚想尽职尽责地表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九曲十八弯的屋廊后面突然慢腾腾地挪出一个身影,一步三顿地往这里慢慢蹭……正是主谋熊孩子师青玄。

    师长宜怒道:“滚过来!”

    师青玄心虚地低头不敢看他。

     “你这……”
  
        谁知师长宜的长篇大论才发表了一个开头,旁边随行的官员聚集起来,立刻开始嘻嘻哈哈地帮忙解围了:“哎世兄世兄,小孩子嘛……”
   
    “世兄还要主持大局呢,不必为些玩闹之事置气……”
  
     师长宜恨铁不成钢道:“我三番五次警告……”

   “哎,少说少说!”

     话音没落,就被一众不明真相的观众们众星捧月般地走了,走时还不忘拿手点了点呆若木鸡的师青玄,一脸“老子秋后再算账”。

    这么简单了事,师青玄一时还真有点反应不过来,而旁边明仪可能因为与师长宜不大熟悉,并不是非常怕他,一直镇定地朝四周张望。等师长宜一走,他立刻拽起师青玄的往相反的方向走去,经过了侍卫守着的地方,他停下来说:“还有没有办法可以出去?”

  师青玄:“???”

   明仪很冷静地看着他:“没有了吗,你肯定平常不只靠这样跑出去。”

  师青玄顿时觉得自己游说得成功过头了:“不是吧,你,你还惦记着哪?明兄我说你今天怎么地……有点……皮??”

   “……嗯,”明仪想了想,几番欲言又止地开口了,“我只是觉得,你……算了,总之,能不能出去的事,你先想想。”

   说完,他一本正经地盯着师青玄,不过不知为什么,师青玄总觉得,那眼光不太像要溜出去玩耍的期待。

   他先是被明仪眉头紧缩的模样吓了一跳,而后想了一想,嘴角突然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他道:“有啊,明兄你跟我来。”

   明仪快步跟上他,边走边道:“你只要想个混进去的办法,我有你们家的通关令,可以出去。”
 
   师青玄脚步一顿:“啊?”

   明仪解释道:“我父亲的――我也不知道他为何会有这种东西,不过考虑到万一有用,就偷拿出来了。”

“……”

     师青玄无话,敢情他是料事如神吗?

    “可是,明大人他……”师青玄刚想发问,看眼前到达了目的地,于是顿了顿,推门轻车熟路地找到东西,停下来说,“这就是了。”

    “……”

    “……”

    这次轮到明仪无话可说了。

    沉默了良久,师青玄还是善良地打破了足有一道墙厚的尴尬,他轻咳了两声,装作不以为然的样子道:“哎明兄,你不要这么紧张,穿一下就好了嘛,不会被发现的。”

   明仪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怕是要昏厥当场了,他勉强挪开视线,艰难地开口道:“这是个什么……”

   “明兄你要是觉得太显眼,我那还有向侍婢姐姐要的衣服,装作是买东西的家仆,绝对看不出什么,”师青玄认认真真地推销着,“怎么样,明兄你看这行吗?”

   “……不可能。”
 
     明仪冷漠地说完,转脸就走。

    然而半个时辰之后,师府多出了两个莫名其妙的女家奴。

   十四五岁的少年,本来就没怎么见长,个头跟普通的女孩子差不多,再加上两人脸蛋生得天独厚,配上师青玄不知从哪学来的精妙的“手艺”,居然……居然真有那么点能以假乱真的意思。

   明仪看着身上色泽诡异的桃红色长裙,已从原来的百般抗拒变为眼不见心不烦再变为漠不关心。

  相比较什么颜色的女装而言,他还是比较理智地关心起“能不能出去这个问题”。

  旁边师青玄倒是十分欣然接受的样子,甚至还有点如鱼得水――这让明仪十分地怀疑他不是第一次干这种破事了。

   他无视了师青玄憋笑的眼神,独自严肃认真道:“既然如此,一会儿不要露馅。”

   师青玄连连点头。

   一柱香未到,他俩就整理好衣容,以上街买果为由,轻轻松松地混到了一伙厨娘的队伍中。


――――――――――――――――
女装大佬啊哈哈哈哈
舒服


   

   
  

评论

热度(4)